今天是: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浏览次数:138    信息来源: 廖杰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28

 

图文|廖杰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一)
图一,二号楼。我们当年的计算机室。那时候的计算机就是宝贝,空调恒温,木地板,厚厚的窗帘。我们每次上计算机课,一进教室就要换拖鞋,有的男生脚丑,来上课之前都在寝室认真洗脚换袜子换鞋。当时学的是“psk语言”初级编程,我从来贪玩,当时就没好好学,现在早已忘记了。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二)
图二,三号楼,女生寝室。图三,五号楼是当时我们的主教学楼。数学系、中文系、政教系和历史系的,几个大系都在里面。物理系和化学系在后面的物理楼。英语系在物理楼的对面。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四、图五)
图四图五就是我们学校的中央大道。南接男生寝室北连大食堂,就是后来改成的运动馆。这条中央大道向北从大食堂门前左拐是学校浴池,右拐正对着一个独立小院,小院大门向西,南东北三排红色的二层小楼,这是学校的行政机关,校领导办公的地方。从校领导办公大楼门前经过再向北就是当时新建的操场。操场东边由南向北依次为化学楼、物理楼和后来建设的宏伟气派的图书馆和新的教学大楼(图七)。新的教学楼和图书馆建成的时候,我们早就毕业了。后来回校,对在里面念书学习的学弟学妹羡慕的要死!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七)
中央大道的东边是两个露天篮球场。我是那里的常客。因为爱篮球,球打的又不赖,以至于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老师、同学都以为我是体育系的!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六,图三)
我一辈子贪玩。老蔡说我不务正业。我学数学的,数学学的半吊子。喜欢写,像是搞语文的。喜欢运动,又像是搞体育的。刚分配的时候,学校就是安排我带体育课,带出来一批厌恶学习爱好篮球的痞孩子。体育教了一年,又叫我带语文。全区公开课,我上朱自清《背影》,一节课不碰课本,整篇课文逐字逐句背诵、讲解、提问、互动,一气呵成。听课的,你惊讶你赞许你酸楚,不管你什么态度,诗词文章,名篇名文我是很多烂熟于心的,这不是刻意的下苦功夫,是我他妈的不要命的喜欢和痴迷!同事王立富说我,老廖有幼功!你哪里知道高中严重的偏科,命运如此的坎坷,都化成了你的宿命和岁月,无处可逃!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八)
师专,一转眼就成了历史。世界变化太快,快的我们老了,你又换了一种方式年轻了!
我问一位正好路过赶往篮球场的老师,
这里还有学生吗?
只有国培生了!
望着空空如也的大楼和破败的没有人气的操场花园,断掉的石凳倒在杂草丛中。
石雕读书的女孩,身上积满灰尘。三十年前我在你不在,三十年后你在我不在。现在,我们都成了过时的人!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我的大学|淮南师专
(图九:读书的女孩)